游泳

总导演称央视春晚拒广告少挣65亿

2019-10-09 22:38:3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央视春晚已经落下帷幕,同往年一样的是,今年的春晚依然是最大的关注和争议。哈文接受央视频道栏目《面对面》的采访,对央视春晚来说,哈文的团队是全新的,他们做春晚本身就是个创新。而哈文也有一个对春晚不一样的理解,“365天中364天我们都很有思想了,我们就让除夕这天尽情地笑、尽情地唱、尽情地聊天。”

  小品:缺少强力市场机制推动

  今年,赵本山遗憾缺席春晚,也让观众觉得似乎小品难以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。和鼎盛时期的16个语言类节目相比,今年的7个节目少了一半还多。

  而哈文则说,语言类节目的衰落,是小品缺乏市场的推动,“我觉得留不留下印象,现在说还为时过早,留没留下印象,还需要时间打磨。但是语言类节目,只有春节联欢晚会上才有,不像歌手,除了晚会还有。多少人在做小品?小品没有市场,语言类节目创作本身就有瓶颈。像在小品鼎盛时期,王朔、冯小刚都是在做小品的,但是现在他们可能都在做电影。现在小品已经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市场机制去推动它,所以到了春晚这种特殊节点,其实本身就很难。并且现在络又这么发达,段子、笑话又这么多,大家已经不靠春晚这一个平台获取这类东西。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荒谬的事情也很可笑,所有观众的期待值和作品的水准,包括最后的呈现效果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。”

  哈文还认为,春晚的节点,大家不是专注地看,是陪伴式的,“看春晚都是,吃着饭、聊着天、哄着孩子、打着牌的,等到过些日子重播了,静下来看的时候,好和坏,那个时候的评价才是最准的。”

  广告:损失点钱赢得口碑

  今年春晚中,最让观众感觉到被尊重的一点就是剔除了所有形式的广告,也被称为最干净的一届春晚。哈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剔除广告牵扯着很多利益,“不是我哈文一个人,或者我们一个团队就能决定的,而是台里的决定”。台里能够下决心把这个广告剔除,就是基于早起的一个观众调查。“一年365天,364天你都可以有,但是这一天,你让老百姓高高兴兴过个年,损失点钱会怎么样。台里决定要这个口碑。”而之前一些带有软广告的海外电报部分全部挪到了春晚倒计时18个小时的节目中。

  遗憾:两对黄金组合缺席

  今年恰逢春晚30年,为了致敬30年,哈文邀请了很多曾经登上春晚舞台的老艺术家。比如陈佩斯、朱时茂、宋丹丹,而他们的缺失是哈文最大的遗憾。“我们最希望的就是陈佩斯和朱时茂的组合,那么创作时间来不及,是不是可以到现场来。朱时茂的时间还好,但是陈老师有舞台剧,时间有点困难。”另外,宋丹丹和赵本山也是哈文的一个遗憾,哈文表示,最初设想很希望他们那个白云、黑土的经典形象重现,但最后也是因为宋丹丹和赵本山的身体原因,“我们也不能要求人家必须为了春晚怎样怎样,也太不人道了,对我而言我也很难做到。”

  -相关

  拒绝广告 春晚少挣6.5亿

  “睁着眼睛找了4个多小时,愣是没找到一个广告,这算是最纯净的春晚了。”春晚结束后,没有植入式广告、没有来电贺喜,也成为友最多的“吐槽”内容之一,也有友给央视算了笔账,春晚零广告,央视损失6.5个亿。

  央视春晚筹备期间,导演哈文曾明确表态,龙年春晚拒绝任何形式的广告,这将是一台由央视自己掏钱办的春晚。而这台没有广告的春晚,也被友称赞“很纯净”。但从今年1号演播大厅中那个随时可以升降变化的T型舞台来看,这台晚会的花费也不会低。有友给央视算了一笔经济账:在2011年的兔年春晚中,仅春晚零点报时和“我最喜爱的春节晚会节目”的冠名就吸引了近2亿元广告,加之各式硬广告和植入式广告总收入超过6亿元。而龙年春晚“零广告”,单以去年的价格估算,这个创新就令央视至少损失6.5亿元。而据上海知名广告人徐涌称,“春晚广告”其实并未销声匿迹。在春晚播出前后,央视均留出了广告时段,其中“春节贺岁套”的广告标底1.15亿元,再加上郎酒集团以8699万元夺标的《20年春节联欢晚会》联合特约冠名,收入仍可观,但比往年确实减少了许多。

  晨报 解辰巽

合同纠纷
家居图库
婴儿期
分享到: